公告资讯

〖资讯〗 中国大学先修课程:大学先修课的中国试水

发布时间:2014-08-20 12:58:11

   国内的大学先修课探索,一部分是引进美国AP课程,一部分是类似AP课程的“中学与大学对接课程”尝试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大学先修课程,且基本处于“无组织”状态,缺少在课程开发、授课教师、学习条件、成绩评定等方面的系统设计、组织和管理。

  推动CAP项目,是为了让更多学有余力的中学生发挥自己的潜能,尽早接触大学课程内容,接受大学思维方式、学习方法的训练,并希望推动考试招生制度的改革。CAP项目并非美国AP课程的翻版,而是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,从中国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实际出发而设计开发的课程体系。

  推进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,如何保证第三方组织的公信力?如何符合中国教育的特点和需求、做好自身定位?若与自主招生挂钩,是否会导致大量学生为了升学陷入应试泥潭?是否会加重学生负担,变成第二个高考?如何在设计中体现出过程性评价?这些问题,都有待思考。

  近日,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(CAP)试点项目正式启动,该项目计划在年内联合国内多所知名大学,遴选100所优质高中,尝试开设中国大学先修课程。

  近年来,大学先修课逐步走进国人的视野,中国对此进行了哪些有益的探索,进展如何?为什么要开设中国大学先修课程试点项目,如何开展?推进中国大学先修课程面临哪些挑战?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。

  中国的大学先修课探索进展如何?

  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,是在高中阶段开设达到大学一定学术标准与学业水平的课程,供高中生选修,修得学分有可能成为大学入学参考标准并可转为大学学分。3月18日,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(CAP)试点项目由中国教育学会牵头启动,被业界称为“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的开端。

  其实,中国对大学先修课的探索早已开始。

  大学先修课程(简称AP)起源于美国,1951年由福特基金会启动。1955年由美国大学理事会接手主办,次年首次举办AP考试,当时的考试课程只有11门。1958年,美国大学理事会投入大量人力、财力进行师资培训,随后的二三十年时间里,AP课程不断得到补充,直到形成现在的37门考试课程。目前,已有40多个国家的3600多所大学承认AP学分,将其作为录取学生的参考标准之一,有些学校还可将AP学分转为考生的大学学分,其中包括哈佛、耶鲁、牛津、剑桥等世界知名大学。

  随着出国留学热的兴起,近年来,美国AP课程被引进中国,在国内中学日益火爆,许多中学的国际部将其列为专修课程。来自美国大学理事会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1年10月,在中国,美国AP课程注册学校就有220所,其中80所已在上课。

  “中国学生选择美国AP课程,可以降低进入国外大学的难度,他们能很快适应国外大学学习生活,真正实现了高中与大学的对接。”北师大实验中学国际部主任郝智勇说。该校2009年开设了国际班,当时只有50多名学生,目前已发展到480多人,该校国际部有40%的学生选学AP课程,每年被排名前20名的美国大学录取的学生接近40%。

  人才培养是一场“接力赛”,需要各个阶段有机衔接。近10年来,一种类似AP课程的尝试——“中学与大学对接课程”也在国内学校屡见不鲜。2003年,华东师大二附中与上海交大联手开设“大学先修课程”,在国内率先将部分大学必修课搬到高三年级;2009年,北京大学开设中学生选修课,利用暑假,面向感兴趣的中学生开设了7门暑期课程……许多国内知名中学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,北京十一学校自2011年起,已经开设了大学先修课程,以满足学生自主发展的需求,避免让学有余力的学生进行重复学习。

  “但这些都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先修课。只能说具备了大学先修课的某些特征。”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认为,准确地讲,这只是高中与大学有效衔接的有益尝试。无论是把大学教师“请进来”,给中学生开课,把中学生“送出去”,让他们参与大学课题,感受大学氛围,都有各自的弊端。王殿军认为,大学不是“救世主”,其人力、财力有限,不可能大规模向高中派出师资;大学教师到中学开设课程还有工作量的问题,他们花费同样的精力所取得的教学效果与在大学授课完全不同,到中学开课对大学教师来说可能更费精力;中学生的认知能力与大学生不一样,大学教师教授的内容是否符合中学生的认知能力、中学生能否完全理解也是问题。有时,出发点是好的,但最终效果并不一定理想。另外,这种尝试很多是在少数名校之间进行,受益的学生很有限。

  2013年1月,北京大学宣布与部分中学合作试点开设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,供高二学有余力的学生选修,成绩将作为北京大学自主选拔的重要依据。北京大学招生负责人表示,若条件成熟,对成绩特别优秀的学生,经大学相关学科审核认定,入学者可免修相应课程,认可其相应的大学课程学分。

  北大这一创举搅活了一池春水,在国内开了“大学先修课程”先河,先后吸引了40多所国内中学加入。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介绍,目前北大已经在全国40多所中学对高中教师开展师资培训,帮助他们在中学首先开出5门北大的先修课程。同时,为了保证40所中学的教学能达到统一的教学质量,北大还通过MOOCs(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)平台开设了线上先修课程,让一些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预先选修。

  秦春华表示,北大推出的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与美国AP课程类似,但不是美国AP课程的翻版,这是一个开放的体系,北大将积极与清华、复旦、天津大学等院校联系,一起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。

  不过,尽管北大把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定位为一个开放的体系,且赢得了40多所国内中学的响应,但北大是否有能力号召内地所有高校,将其开设的“中国大学先修课程”真正上升为“国家标准”?如同目前高校的自主招生一样,国内其他知名高校是否也会推出自己的“大学先修课程”?诸如此类的疑问接踵而来。

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由单个高校开办中国大学先修课,学生获取的成绩被大学承认的范围极其有限;课程开设尚不够规范、科学、严谨,如设立什么课程、什么样的老师来授课、怎样的学生能选修、如何评定学生的成绩等都无统一标准。这一课程体系从长远发展看,该不该由某个或某几个大学主导?学生们选修这些课程后是否只能申请北大或另外几所高校,其他学校是否认可?这些问题值得思考。毕竟,美国的AP课程被40多个国家、3600多所大学承认。

  中国教育学会秘书长杨念鲁表示,虽然,近年来国内多所学校尝试开设了大学先修课程,但基本处于“无组织”状态,缺少在课程开发、授课教师、学习条件、成绩评定等方面的系统设计、组织和管理。